赵薇事件余波未了 但影视创投市场正迎来春天?
本文摘要:   文/高庆秀 杨柳青  “影视、娱乐、文化类再筹资项目全部劝退,并购重组也劝退。”  “通过再筹资进行债转股的项目一事一议。”  昨日,这条未经证实的消息,让整个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高庆秀 杨柳青

  “影视、娱乐、文化类再筹资项目全部劝退,并购重组也劝退。”

  “通过再筹资进行债转股的项目一事一议。”

  昨日,这条未经证实的消息,让整个文化传媒行业“炸了锅”。假如传言属实,这可能是证监会给娱乐产业上市公司戴上的又一道“紧箍咒”。

  一些捕风捉影的报道,甚至让一些文娱类创业公司出现了恐慌——二级市场再筹资的收紧,是否会传导到一级市场,致使所有文娱创业公司筹资困难?

  娱乐资本论多方调查显示,严格限制文化传媒类上市公司再筹资的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但对于这个行业大部分创业人士而言,状况并没外面传言的那样糟。赵薇事件余波未了,但影视创投市场正迎来春天?图片

  由于,上市公司再筹资的收紧,只不过政策的一面。政策另一面是——当下,IPO正加速审核,这也包括了娱乐产业的多家拟上市公司。

  “证监会目前的思路就是鼓励更多企业IPO,加强二级市场资产供给,尽可能降低过去那种上市后疯狂圈钱的行为。” 在最近一个平台上,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宋良静如此表示。

  依据现在一周至少10家公司过会的速度,包括新丽传媒、博纳影业、和力辰光、春秋年代、嘉行传媒等公司都有望登陆A股。

  不只这样,整个创投市场,在2017年,好像正在渐渐回暖。

“我们认为资本市场的春天可能正在来临。”泰禾资本宋良静表示:“我们注意到,最近三个季度新签的项目融资周期正在缩短。一级市场有非常多存量资金要投,增量资金也需要找到出口,这就是市场的情况。”  “大家觉得资本市场的春季可能正在到来。”泰禾资本宋良静表示:“大家注意到,近期三个季度新签的项目筹资周期正在缩短。一级市场有很多存量资金要投,增量资金也需要找到出口,这就是市场的状况。”

  事实上,娱乐资本论FA部门的多项数据也明确显示,2017年以来,文化娱乐创投市场正在日趋活跃。早期文娱创业人士的盲目恐慌,实在没必要。

  投行人士确认传言为真,“明星资本化”受冲击最大

  4月13日,一名资深投行人士向娱乐资本论确认,限制再筹资的传言属实。

  该人士称:“由于现在国家政策就是脱虚向实,鼓励实体经济,鼓励制造业、工业4.0。”脱虚向实,这意味着,包括文娱企业、金融企业在内的非实体经济行业,都会遭到限制。

  一位文化传媒类上市公司高层则对娱乐资本论表示:“叫停应该不太现实,严格限制是真的。”

  “政策更多影响的是明星资本化。”一位影视类上市公司高管对娱乐资本论表示:“那些急于对明星资源进行资本化运作的企业,将直接面临‘紧箍咒’和爆发式增长破灭的危机。”

  “不要把明星资本化可能受阻,跟艺人经纪市场划等号。”这位高管称:“用心孵化艺人专注经纪的公司成长前景依旧广阔。”

  除此之外,这一传言也等于给正在加速度“扭曲”的行业踩了一脚刹车,中短期内有望给沸腾的市场减小火力,让制作环节重压得以一定量地缓讲解放。

  现在,正在推进再筹资计划的公司有慈文传媒和唐德影视,正在推进并购重组的有长城影视、东方互联网和当代东方。这部分公司会不会因此遭到波及呢?

  慈文传媒证券部人士对娱乐资本论表示,现在证监会对再筹资事宜并无发文限制,企业的定增在正常推进中。长城影视也回话娱乐资本论,严格限制重组并购的消息暂时对项目进展没影响。长城影视4月13日K线图长城影视4月13日K线图

  有行业人士如此剖析:“以后定增也要看投向,拿了钱将来,大多数都给了艺人做片酬了,估计也不可以。定增是为了上市公司将来进步得更好,股东能有更大的收益。通过再筹资拿来的钱投给了影视项目,收益没法保障。反过来想想就是,可以资金投入影视项目,但做项目的钱别通过股市拿钱,别忽悠股民的钱。”

  罪魁祸首或是赵薇?

  事实上,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再筹资的限制,早已有之。

  早在今年年初,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就曾表示,从2016年底就开始收紧上市公司再筹资,下一步还将颁布手段限制上市公司频繁筹资或者单次筹资金额过大等问题。

  而此轮对影视、文化、娱乐类上市企业的特别限制,或与赵薇和万家文化不久前的回收风波有关。当履新不久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提出重点打击“忽悠式重组”,赵薇的公司龙薇传媒并购万家文化一案,偏偏撞到了枪口上。

  当履新不久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提出重点打击“忽悠式重组”,赵薇的公司龙薇传媒并购万家文化一案,偏偏撞到了枪口上。

  去年12月,万家文化大股东宣布,将其持有些1.85亿股股份,作价30.6亿出售给赵薇的龙薇传媒。蹊跷的是,龙薇传媒不过是一家2016年11月刚刚成立,注册资本只有200万的空壳公司。那样,回收所需的30.6亿资金到底是从哪儿来呢?

  “在证监会的问询下才了解,是借钱回收,自己掏腰包6000万,从外面筹资30亿。影视明星筹资回收上市公司,还是一家有故事的公司,在去杠杆大背景下,遭到舆论广泛关注。”有投行人士如此剖析。

  不过,到了今年2月14日,也就是过完年后赵薇又说不玩了。为何呢?说金融机构不给借钱。一会儿说可以借到30亿元来拿下上市公司,一会儿又说不玩了,借不到钱。

  “证监会更不是吃素的,干脆,影视行业涉及到明星的这部分全都给你停了。证监会最讨厌忽悠式重组。”该人士表示。

  每周至少10家公司IPO过会,但文娱类公司依旧严格?

  虽然二级市场再筹资被卡去世了,但IPO的道路好像正变得愈加通畅。 有消息人士称,中国监管层有意愿将IPO过会的审批速度保持在约每周10家。

  娱乐资本论查看证监会2017年以来公布的IPO核发数目发现,每周IPO核发数目基本都在10家以上。

  一周审批10家公司,等于1年能有520家公司登陆A股。这是什么定义呢?

  此前,博纳影业递交材料的时候称,前面还有700多家在排队,要做IPO筹资,储备3年的粮食。但根据现在IPO的审核速度,博纳影业可能用不了3年这么久。

  IPO提速,背后是如此的思路——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觉得,有新的公司进去,增加市场流动性,才能吸引增量资金,最后为实体经济服务。他还觉得,内地资本市场现在拥有了当令、适度加强IPO力度的条件。

  但也有上市公司剖析师对娱乐资本论表示,证监会对影视公司IPO的审核并没放松——目前通过的速度这么快,但依旧极少能见到影视公司,甚至连跟文化沾边的公司都极少见。

  数据显示,今年IPO提速以来,只有一家是文化传媒类公司——新经典文化股份公司成功IPO。同样在苦等IPO的影视公司,还包括新丽传媒。新丽的一位高层就表示:“我们已经伤心的无感了,快把上市这件事情忘记了。”  同样在苦等IPO的影视公司,还包括新丽传媒。新丽的一位高层就表示:“大家已经伤心的无感了,快把上市这件事情忘记了。”

  为什么影视行业频频遭遇监管打压?

  此前,房产行业也过去遭到证监会严格的政策调控。

  一纸禁令,地产类上市企业的再筹资就被叫停多时。那时候,房产公司上市后再筹资是为了拿地,然后炒地价,致使地价和房价上涨。

  但影视行业不同,站在证监会的角度看,初衷还是要规范这个行业再筹资、并购等业务的进步,不可以损害股民的利益。

  对于监管打压,影视行业好像已经习惯了。

  2016年5月,资本市场上就传出证券监管部门将收紧对包括影视在内的4类并购标的的重组审核。6月,暴风集团回收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被证监会否决,标志着监管层正式开始收紧政策。

  之后影视公司并购重组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除去并购重组以外,包括唐德影视、慈文传媒在内的多家影视公司,定增推进也不顺利。

  这还没有完。2017年2月17日,证监会又发布再筹资新规,针对部分上市公司存在脱离主业,过度筹资的倾向,提出拟发行的股份数目低于总股本的20%,与距离前次募资不能少于18个月等需要。

  尽管此次新规并未针对某个行业,但其影响还是波及影视行业。譬如,慈文传媒就第三调整定增策略,将募资总额由不超15亿元下调至9.3亿元,降幅接近四成。

  到底是哪些原因,使得影视行业频频遭到监管打压呢?

  有看法觉得,这是由于不同于工业企业,影视企业存在财务核查困难程度高、估值泡沫大、对赌随意性强等现象,而且还有明星股东等炒作原因的影响。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面对政策打压,也有一些上市公司试图找到缺口,避免监管红线:譬如并购重组,采取直接用现金的方法,而不是发行股份去做,由于发行股份需要证监会审批。

  以新文化为例,在去年回收栏目公司千足文化被证监会否决后,公司吸取教训,于今年年初改用13.2亿现金回收周星驰旗下名为PDAL公司51%股份,并于3月初完成股份过户流程。

  另外,除去发行股份以外,上市公司还可以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来筹资。现在,可转债的发行条件为三年平均高于6%的净资产收益率,这对不少公司来讲是个大的门槛,把不少公司拦在发行可转债的门外。业内人士觉得,将来假如能对这个条件松绑,可转债大概成为上市公司筹资的新的主流品种。

 

相关内容